您好,欢迎访问博和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8621) 61368500 |收藏本站
主页 > 博和品牌 > 博和研讨会 > 活动内容 >
活动内容

公告丨首届博和“判例与刑事辩护”研讨会顺利召开!

 

2016年9月23日,2016博和“判例与刑事辩护”研讨会在华东政法大学交谊楼二楼圆桌会议室召开。本次研讨会由华东政法大学律师学院和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共同主办,研讨会的主题为P2P非法集资类犯罪判例研究,契合时下热点。会议邀请到了上海各司法机关、科研院所以及律师界同仁共同探讨刑事判例的理论价值与实务运用,同时结合37件P2P网络平台构罪案例,深入分析了P2P涉嫌集资类犯罪案件的罪名适用、刑法调整的适度性以及刑事辩护问题。
 
本次研讨会采用嘉宾主旨发言、分议题讨论及自由交流发言相结合的形式进行。13点30分,研讨会准时开始,本次研讨会的主持人,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主任林东品先生首先致欢迎词,其在欢迎词中谈到三点内容:一是进行判例研究的重要意义;二是选择P2P非法集资类犯罪作为本次研讨会主题的原因;三是博和“判例与刑事辩护”的研讨会未来的安排。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拟每年举办一届“判例与刑事辩护”研讨会,以加强对刑事判例的理论与实务研究,并期望将“博和判例研讨会”与“博和论坛”、“博和讲坛”打造成博和所三大品牌活动。之后,在华东政法大学律师学院常务副院长丁绍宽先生和上海市普陀区司法局律公科科长王杭兴先生分别进行领导致辞后,研讨会正式进入主题研讨环节。
 
首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宪法与行政法研究所所长,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朱芒先生进行了题为《判例分析在司法实务中的作用》的主旨发言,其以2001年乔占祥诉铁道部的一、二审判决为例,深入阐述了判例分析的方法。朱芒教授谈到:法律规定一经立法就已完成,但是后续适用法的过程中,法的适用者们便进入了再造法阶段,这涉及到法解释学的内容。通过对现有判例的分析,我们能够更充分的了解法官对于成文法的条款、用语、内容是怎么理解的,用什么逻辑在建构这个理解。更加了解这种“活的法”的内容,以更好的指导司法实务。
 
之后,华东政法大学科研处处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案例研究法学会常务理事孙万怀先生进行了题为《判例说理之于法学理论的指引性》的主旨发言。其首先讲到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判例对于法律的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或者说是具有一定的引领作用。所谓的刑法理论应当更多的来自实践的判例,只有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研究成果才能反哺实践,为实践提供参考性。而反观我国的判例研究却存在一定的问题,包括具体案件判决书的说理性不强、最高院发布的指导性案例的指导性有所欠缺、好的案例范本容易流失等等,这些问题的出现导致判例和理论联系的桥梁被割断,需要在后面的研究中予以纠正。
 
主旨发言结束后,研讨会上半场进入最后一个环节,由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的谢向英律师介绍博和所《P2P网络平台非法集资判例研究报告》,本分析报告由博和刑事法律服务中心成员共同完成,通过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进行搜索,查找到目前网上公布的所有P2P刑事案件的判决书,以此作为研究对象,分析现有P2P构罪判决书的现状以及具体案件中定罪量刑方面存在的问题。
 
短暂的茶歇合影之后,研讨会下半场正式开始,首先由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朱宇晖先生向在场嘉宾介绍博和所《2015年刑事业务分析报告》。本报告通过对博和所2015年办理的每一个案件进行了分析、研究和归纳而总结形成,具体包括2015年新收和办结刑事案件的基本概况、2015年办结的刑事案件数据统计分析、2015年办案效果分析以及办理的刑事案件所涉及的热点法律问题分析等内容。
 
之后,研讨会进入分议题讨论环节。第一个议题的题目为:P2P网络平台非法集资案件的罪名适用。本议题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研究室副主任王延祥先生担任主持及点评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肖晚祥先生、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公诉处副处长曹坚先生、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傅建平先生分别担任发言人。王延祥主任在主持发言中讲到,目前P2P网络集资犯罪出现了两个重要的特征,第一,P2P平台的异化,本来P2P作为一个网络融资的中介平台,目前异化为贷款人的融资平台,已经超出了中介职能;第二,由于P2P平台的虚假宣传,导致投资人与贷款人双方之间的信息极度不对称。这两点引发了P2P网络平台涉罪案件的高发。
 
曹坚处长从刑事政策的角度针对P2P网络平台非法集资案件罪名适用的问题谈了三点内容:其一,司法机关要突出对涉众型互联网金融犯罪的惩治;其二,刑法介入的时候要处理好刑法干预的及时性和刑事谦抑性的关系。在涉及到对集资诈骗罪和非吸罪适用的问题时,曹处长认为从刑事政策的角度,我们在认识罪名的时候要坚持区别对待的原则,就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主犯要依法认定为集资诈骗罪;对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比如以获取工资薪金为主要目的的次要人员要依法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同行此类案件大都是共同犯罪,具体认定的时候应当尽量区分主从犯,对首要分子和积极实施金融犯罪的主犯,作为刑事追诉的重点对象,对于起次要作用,认罪态度比较好,能够退赔,可以依法从宽处理。对于一般的参与人员,特别是本身他也是受害者,要本着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进行恰当的处理;其三,对于金融犯罪的被害人,一方面要加大追赃的工作力度,另一方面要将弥补和减少涉众型金融犯罪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作为刑事处理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
 
傅建平律师在发言中以其具体办理的案件为例,提出了现今P2P网络平台涉嫌非法集资案件罪名适用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如遵照法律规定,严格依照数额认定,应当构成相同的犯罪,但是在实践中却出现了同样的数额却出现不同处理结果的现象。另外,由于每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在具体涉罪数额方面是否需要区别对待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研讨会第二个议题的题目为:刑法调整P2P网络平台非法集资行为的适度性。本议题由上海交通大学刑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绍谦先生担任主持及点评人,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专职检察委员会委员张建先生、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任素贤女士、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思维先生分别担任发言人。张绍谦教授在主持发言中首先讲到,互联网金融本身就具有两面性,一方面,近期爆发的P2P涉罪案件证明其确实存在严重的刑事风险;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对于促进我国经济的发展确实有重要的作用,因此在保障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同时防范金融风险就成了现今亟需解决的问题。这也是本次研讨会选择这一主题的重要意义。
 
张建老师在发言中提到了三个层面的内容,一是国家层面。在监控、防控手段上国家是缺乏的,在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同时,我们国家缺乏有效的防控措施。这在一定程度上给公检法乃至律师提出了较大的挑战。二是司法层面。总体来讲,我们国家的司法规定是比较滞后的。针对P2P的金融创新,司法机关并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认识,导致了实践中诉判不一和侦诉不一情况突出,刑法难以保持均衡原则。三是风险层面。P2P案件中,由于投资者和受害者都希望得到高额的利息回到,这一点其实挺难做到。所以刑法在调整这类犯罪的时候,要考虑到保护受害人的权益,同时也要看到实质性客观风险因素的存在。这才能真正体现刑法的谦抑性。
 
任素贤庭长同样谈到了三点内容,第一点,P2P网络平台的现状。现今有问题的P2P平台近半数,涉及非常之多的参与人,存在巨大的刑事风险,在此情况下,我们需要思考:当一个行为在社会上广泛存在,并且带来了一定风险的时候,我们要客观归罪于个人还是由社会来自我调节?我们的刑法是不是要介入进去?如果介入了,刑法介入的力度、适度和深度到底在哪里?第二点,司法实践中P2P非法集资案件中被害人应该如何确定。非吸罪和集资诈骗罪保护的法益均为国家的金融管理秩序,而对该类案件被害人的认定很难以赚钱或赔钱为标准;第三点,关于民事借贷和非法集资的界限问题。非法集资类犯罪是对金融秩序的破坏,我们却把注意力放在对被害人财产的损害上,对金融秩序的破坏却不怎么关注,这也导致实践中仅以被害人财产损失的多少来判断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集资,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王思维律师主要从违法性认识因素来谈P2P网络平台非法集资案件的罪名适用。其讲到,我国的刑法理论早有定论,违法性认识错误或许不会影响案件的定罪量刑,但是对影响违法性认识的事实认识错误,要不要影响定罪量刑?例如P2P案件当中,如果行为人明知P2P网贷平台是不能做线下,不能搞资金池,不能搞资金错配、时间错配,如果去做了,就应当接受处罚,但是如果行为人仅是销售人员,项目背真假,也不了解资金流向到底是流向了真正的借款标的还是流向这个企业自身的资金池,这些人还能不能定罪?如果对这些事实认识错误的话,不应当把它归结到违法性认识错误当中,而应当认定成是对影响违法性的事实错误,对于这部分人就应当排除到刑法犯罪圈之外,这是违法性认识因素在这类犯罪当中可以适用的一部分空间。
 
研讨会第三个议题的题目为:P2P网络平台非法集资案件的刑事辩护。本议题由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何萍女士担任主持及点评人,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庭长王宗光先生、上海瀚元律师事务所主任朱薛峰先生、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朗先生分别担任发言人。何萍教授在主持发言中首先提到,P2P网络平台的非法集资和线下一般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集资诈骗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刑事辩护的焦点主要应当包括:第一,单位犯罪还是个人犯罪;第二,是否向社会不特定公众进行宣传;第三,是否采取欺诈的行为;第四,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王宗光庭长以法官的视角谈到P2P网络平台构成犯罪的几点争议点。首先,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存款方面,如果行为人向其亲戚朋友吸收存款,而其亲戚朋友又通过自己的关系向其他亲戚朋友吸收存款,此种情况下对于初始的存款吸收行为人来说属不属于向社会公众吸收存款存在一定的争议;其次,关于还本付息的问题,如果行为人并没有明确承诺还本付息,对是否构罪同样有重要影响;最后,关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数额方面,如果行为人自己也投入了资金,并且也让自己关系亲近的人投资了资金,这部分资金是可以从总的犯罪数额中去除的。
 
朱薛峰律师也讲到了违法性认识对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的影响。其提到就实际情况来看,目前P2P平台的组织结构层级非常多,除了公司少部分管理层的人员明确知道公司运营情况之外,绝大多数人根本无法获知公司项目的真实性以及吸收资金的去向,在此情况刑法要求其具有获知违法的可能,显然有些强人所难。因此朱律师从辩护人的角度出发,呼吁司法机关能够重视对集资人违法性认识因素的考察,对此类行为人慎重处罚。
 
马朗律师主要谈到了构成非吸罪所需具备的利诱性的特征。其提到利诱性就是集资人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但是实际情况中,几乎没有一家公司在融资的时候会在官方的宣传资料当中承诺还本付息,多数融资项目会有风险声明书,提示投资人项目不仅不保本,也不保息,甚至还告知可能存在的风险。所以,严格来讲这些情况并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当然这其中还涉及到证据的问题,但是这一点确实没有引起司法机关的重视。
 
三个议题讨论结束,研讨会已经远远超出了原定的时间。最后,中国刑法学科奠基人之一、华东政法大学功勋教授苏惠渔在总结发言中讲到:判例分析在司法实务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一点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本次研讨会将判例研究与刑事辩护联系在一起,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研讨会主题涉及的P2P涉嫌非法集资类犯罪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应当继续坚守刑法谦抑性原则,不能过度的依赖刑法。要将该类行为放在整个法律体系中,全面、系统、理性的化解社会风险。
 
原定下午5:15结束的研讨会延时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足见嘉宾们讨论的热烈。首届博和“判例与刑事辩护”研讨会的顺利召开,为之后“博和研讨会”每年的召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7博和“判例与刑事辩护”研讨会,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