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博和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8621) 61368500 |收藏本站
主页 > 博和视界 > 热点追踪 > 热点时评 >
热点时评

“曹县怪象”后的深思

文/田宁宁    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日前,山东寿光市法院两名执行法官到曹县查封被执行人账户过程中遭遇围殴的事情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此事一出,触动了法律人敏感的神经。在去年湖北十堰四名法官流淌的血液尚未干涸、今年年初北京昌平法官的年轻的生命尚未被大家遗忘之际,山东寿光法院的法袍再次遭到暴力行径,不禁使人不寒而栗。


探寻此事的来龙去脉,2016年9月8日,山东寿光市人民法院两名执行人员李某某和宋某某到山东菏泽市曹县农村商业银行查封被执行人账户,办理过程中,30余人冲进银行对李、宋二人围攻殴打。后李、宋二人报警,民警到达现场后,两名执行员提出让民警护送就医遭拒,民警坚持要求两名执行员去“指挥部”,向县领导汇报情况,两名执行员拒绝后又遭殴打;9月15日凌晨,曹县县委宣传部发布通报称,9月8日上午9点45分许,寿光市法院两名工作人员李某某、宋某某与执行申请人李风华、刘玉新一起到曹县查封被执行人山东金砖置业有限公司账户时,受到该公司工作人员及民工阻碍;9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发文称,9月8日,山东潍坊寿光市人民法院两名执行法官在曹县遭遇严重暴力抗法。人民法院会依法加大对抗拒执行、阻碍执行甚至暴力抗法行为的惩治力度,形成打击抗拒执行违法犯罪的高压态势;9月19日,曹县县委宣传部再次通报称,事发后,市委成立联合调查组对事件进行全面深入调查。目前,该案件已经转为刑事案件侦查,现已控制犯罪嫌疑人4人。

事态发展至今,笔者已不关心本次事件中被执行案件是否为“错案”,是否存在各种疑点,笔者在谴责暴力行为的同时,更关心的是,在司法改革的浪潮下,何以代表司法权威的法官屡屡遭受暴力伤害与威胁?何以按照法定程序、依照法律规则所做出的司法判决不被民众接受?何以寿光法院的法官办案需要向曹县县领导汇报? 而法官又该如何,以有效的保护自己或最大限度的减少此类事件的发生?笔者不才,以有限的实践感悟为基础,就上述问题,略作思考。

对法律的不信任是激发民众采取过激行为的缘由

毫无疑问,我们看到的是,多次此类事件中的当事人,其之所以选择以过激的方式解决问题,更多的是出于其认为经过法律评价的结果对自己并不公平,认为法律并非代表公平、正义,从而向司法人员发泄不满,企图通过各种方式以一己之力实现其所想要达到的结果,在这种心理下,即便法律有了结论,但基于对法律的不信任,其往往对法律结果并不认可。笔者进一步认为,民众对经过法律评价的结果不予认可,根源在于我国现阶段法治理念并未深入人心,法律尚未形成一种信仰,相应的,司法裁判也就没有足够的权威。而要改变这一现状,在笔者看来,无非是增强司法公信力,增强社会公众对法律的信赖、尊重与认同,社会公众对法治的信仰不会凭空而来,让公众信仰法治,最重要的就是要让他们切实感受到法律能够有效地发挥作用,信仰法治能够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当法律能够为他们提供长期有序的保障,当每一个司法裁判都体现公平正义,公众自然信任法律的评价从而遵守司法的裁判。

司法不独立降低了民众对司法裁判的认可度

此次事件和以往该类事件不同的是,被殴打的两名执行员,被曹县当地民警坚持要求前往“指挥部”向县领导汇报情况,相关领导直接回复称寿光法院判决存在错误;事件发生后,曹县人民政府组成协调组前往寿光市政府对被执行案件进行沟通协调。看到这一幕,笔者的第一想法是,曹县相关领导为何可以直接宣称已经生效的司法裁判错误,又为何可以干预生效裁判的执行呢?

可以看出,寿光法院的生效裁判在曹县并非完全权威,从而折射出我国法治的又一“顽疾”—司法不独立。长期以来,我国法官、检察官的身份具有双重性,首先是公务员,其次才是司法人员,在这种角色定位下,司法人员处理案件时很难不受到行政系统的干扰;更为明显的是,我国司法系统在资金运作方面是依靠地方政府拨款的,在地方政府掌握司法系统经济命脉的情形下,谈论司法独立谈何容易。此外,地方保护主义亦在一定程度上干预司法,阻碍生效裁判的执行,更加剧了司法不独立。在这种司法不独立的情形下,民众对司法裁判的认可度当然不会很高,社会公众对司法裁判不满,通过向政府或其他部门施压,以达到他们想要达到的效果,民众注意到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干预司法,纷纷效劳。倘若司法独立而不受其他干预,民众又怎会不依法而行,怎会不认可生效判决呢?
对于司法不独立的现状,可喜的是,新一轮的司法改革的大幕徐徐拉开,法官责任终身制、省以上人财物统管、法官员额制、追究制等一系列保障司法独立、公正的制度开始试点,相信不久的将来,司法不独立的现状会有较大的改观!
 
法官应该如何应对此类事件的此消彼长
面对此消彼长的司法暴力,代表司法权威的法官在行使司法权力的同时,亦应进行反思并及时应对,笔者作为一名即将执业的律师,从有限的和法官交流的经验出发,笔者认为,对于社会公众而言,司法往往决定了其财产、自由甚至生命,对社会公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对于法官而言,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应避免机械、麻木的审理,特别是基层法院的法官可能同时会有很多案件需要审理,在这种情形下,更应该认真对待每一个案件,避免情绪化与针对性,“因人制宜”的进行法律裁判。

以上仅仅是笔者非常有限的感悟,提出仅供更多角度的探讨与反思,更深刻的问题,也并非笔者可以驾驭了。